北京何地可以放生田螺,浅谈老北京的素食文化

- 编辑:admin - 点击数:582

北京何地可以放生田螺,浅谈老北京的素食文化

一、对放生的理解

北京何地可以放生田螺,浅谈老北京的素食文化

1、中国素食源远流长,春秋已滥觞,古人祭祀时为表达尊重,非素食不可。以后佛教传入中国,它在本土戒杀生,并不绝对要求素食,但梁武帝一纸令下,素食遂成中国大乘佛门的基本生活规范,这极大推动了素食的发展。到唐代,宫廷素菜已达相当高的水准。然而,当时平民饮食水平不高,主食之外,几无副食。

2、五代期间,幽州等地被北方少数民族长期占据,宋王朝屡图恢复,始终未能成功,数百年的对峙,老北京与中原的生活方式产生差异,契丹、金时期,北京人生活方式近于北方游牧民族,以肉为主要副食,蔬菜较少。而此时所谓“南人”已普遍以蔬菜为副食,一些学者认为,正是这一背景,让“吃素”有了戏谑的含义。

3、北京人大规模食用蔬菜,始于明代,特别是大白菜引入,成了冬季的当家菜。明中后期,玉米被广泛引种,它成熟快,收割后离冬季尚有几十天,恰好能种一茬白菜。种植白菜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给农民带来更多收益,故很快推广开来。为保存白菜,北京人开始制作酸菜。不过,明代的酸菜是先将白菜晒干,再加盐腌制,滋味略差。到清代,水渍法渐成主流,成品与今天食用的酸菜已无二致。

4、虽然嘴上说不吃素,但事实上老北京很注重吃素,民国后期,北京有一万家餐馆,其中七百家专门提供素食,占全部餐饮业的7%。如此高的普及率,原因有一是与宗教信仰相关,即使是没宗教信仰的普通人,每年祭祀祖先、许愿上香期间,他们也只吃素食;二是人们养生保健意识强;三是肉食太贵,素食滋味几可乱真,相对便宜,自然成为首选。

5、老北京素食分宫廷素食、寺院素食和民间素食三种。从做法上分,也是三种,即卷货、卤货和炸货。卷货是用油皮包馅烧制而成,以香菇等为主,滋味悠长;卤货以面筋等为主,重视口感;炸货则需过油,用来模仿肉菜,几可乱真。

6、老北京素菜综合全国各派之长,在全盛时期,宫廷的“素局”能制200多种美味,以后“全素刘”传承其技艺,更是蜚声海内。

7、然而,传统北京素菜脱胎于鲁菜,对基本功要求很高,制作繁复,用料讲究,有的菜光处理备料就需一周,这使其很难放下身段,原汁原味地走入寻常百姓家。在今天,随着“人造肉”的普及,化学合成香料已能仿造各种肉菜的味道,且成本极低,在它们的冲击下,北京素菜生存空间正不断被压缩,加上传统文化传承不力,今天,北京专营素菜的饭馆所剩无几,传统技艺后继乏人。

8、寺庙寺庙始建于西晋永嘉元年(公元307年),寺院初名“嘉福寺”,清代康熙皇帝赐名为“岫云寺”,但因寺后有龙潭,山上有柘树,故民间一直称为“寺庙”。它距今已有近1700年的历史,素有“先有寺庙,后有北京城”的民谚。寺庙位于北京西部门头沟区东南部的潭柘山麓,距市中心30余公里。寺院坐北朝南,背倚宝珠峰,周围有九座高大的山峰呈马蹄形环护,宛如在九条巨龙的拥立之下。高大的山峰挡住了从西北方袭来的寒流,因此这里气候温暖、湿润,寺内古树参天,佛塔林立,殿宇巍峨整座寺院建筑依地势而巧妙布局,错落有致,更有翠竹名花点缀期间,环境极为优美。寺庙规模宏大,寺内占地5公顷,寺外占地2公顷,再加上周围由寺庙所管辖的森林和山场,总面积达121公顷以上。殿堂随山势高低而建,错落有致。北京城的故宫有房9999间半,寺庙在鼎盛时期的清代有房999间半,俨然故宫的缩影,据说明朝初期修建紫禁城时,就是仿照寺庙而建成的。现寺庙共有房舍943间,其中古建殿堂638间,建筑保持着明清时期的风貌,是北京郊区最大的一处寺庙古建筑群。整个建筑群充分体现了中国古建筑的美学原则,以一条中轴线纵贯当中,左右两侧基本对称,使整个建筑群显得规矩、严整、主次分明、层次清晰。其建筑形式有殿、堂、阁、斋、轩、亭、楼、坛等,多种多样。寺外有上下塔院、东西观音洞、安乐延寿堂、龙潭等众多的建筑和景点,宛如众星捧月,散布其间,组成了一个方圆数里、景点众多,样式多样,情趣各异的旅游名胜景区。寺庙不但人文景观丰富,而且自然景观也十分优美,春夏秋冬各有美景,晨午晚夜情趣各异,早在清代,“潭柘十景”就已经名扬京华。

9、戒台寺: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的马鞍山上,始建于唐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原名“慧聚寺”。辽代高僧法均在此建戒坛,四方僧众多来受戒,故又名戒坛寺,寺内因拥有全国最大的佛寺戒坛而久负盛名。寺院坐西朝东,中轴线上依次排列山门殿、钟鼓二楼、天王殿、大雄宝殿、千佛阁(遗址)、观音殿和戒台殿。其中戒台是中心建筑。殿宇依山而筑,层层高升,甚为壮观。西北院有中国最大的戒坛,与泉州开元寺、杭州昭庆寺戒坛并称中国三大戒坛。戒台寺尤以松树出名,“潭柘以泉胜,戒台以松名,一树具一态,巧与造物争”,活动松、自在松、九龙松、抱塔松和卧龙松,合称戒台五松。每当微风徐来,松涛阵阵,形成了戒台寺特有的“戒台松涛”景观。寺院建筑格局独特,主要寺院殿堂坐西朝东,中轴线直指距离70公里的北京城,建筑样式基本是辽代风格。从千佛阁遗址往北拐,首先看到一个两进的四合院,院内幽雅清静,自清代以来,这里以种植丁香、牡丹闻名,尤其黑牡丹等稀有品种,更是锦上添花,故称牡丹院。清恭亲王奕欣曾在这里隐居10年。牡丹院的建筑风格别具特色,它将北京传统的四合院形式与江南园林艺术巧妙融合。寺内的戒坛,其规模是在辽咸雍年间形成的,人们称其为“天下第一坛”,是中国佛教史上最高等级的受戒之所,虽历尽沧桑,仍保存完好。戒台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是我国北方目前保存辽代文物最多、最完整的寺院。最特别的其是保留了佛塔,经幢、戒坛等辽代佛教中十分罕见的珍品。

10、西峰寺位于岢罗坨,与岢罗坨相距很近。明代万历年间曾任顺天府宛平县知县的沈榜写的《宛署杂记》曾记载:“西峰寺在李家峪。,唐名会聚,元时改玉泉,正统元年太监陶容等重建,赐今名,有记。”这就是说,西峰寺始建于唐代,当时与马鞍山腰戒台寺同称一名——慧聚寺。那时,两寺的关系非同一般。到了元代,因为“内有胜泉涌出不匮,外有山岚环绕如幛”,该胜泉“名胜寒池,大旱不枯“,遂将慧聚寺改称玉泉寺。到了明代明英宗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历事五朝“的惜薪厂掌厂太监陶容因公到玉泉寺,发现该寺已破败不堪,遂出资重建,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二月开工,正统三年(公元1438年)六月竣工。重修后的该寺布局为:山门内为钟鼓二楼,依次为天王殿、如来宝殿、毗卢殿、后楼、塔院;塔院在寺的东北角,有唐代的俊公和尚塔一座,元代月泉新公和尚塔一座。寺门外石桥一座,石狮子一对。该寺修缮一新后,明英宗朱祁镇亲赐寺名“西峰寺”,这个名字沿用到今天已经有570年了。提起明英宗朱祁镇,人们很可能回想起这位9岁登基,年号“正统”,23岁在“土木堡”被蒙古瓦刺军队俘虏,8年后通过“夺们之变”又重登皇帝宝座。38岁便驾崩,庙号“英宗”。一生多灾多难的皇帝。明英宗一生虽历尽曲折,但他所赐寺名后世却沿用了570年。明英宗赐名后15年,到明代宗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明代宗朱祁钰还赐于西峰寺谕碑一通,明令对古寺进行保护,同时赐经卷一藏,以示恩典。

二、端午节是放生的节日

1、灵严寺位于门头沟区清水镇齐家庄村。始建于唐武德年间,后又于元至正年间重建,而到了明永乐年间改为尼姑寺。灵严寺北踞金柱山。寺院南向,原有山门殿、钟鼓楼、太子殿、伽蓝祖师堂、大雄宝殿以及两厢配殿十数间。抗战期间,灵严寺大部分被日军焚毁,只剩下大雄宝殿。大雄宝殿的整体建筑体现出元代手法和工艺。该殿顶及山墙等在清代曾改建过。殿内现供奉释迦佛像,两侧铜菩萨像4尊,佛前小佛像4排,多达50尊。殿东侧塑刘备、关羽、张飞像,置于龛台内,西侧有如来佛龛,佛像背光上顶金翅鸟。灵严寺内现存的还有:成化二十二年《重修灵严寺记》碑和嘉靖六年《重修灵严寺碑记》。

2、灵岳寺灵岳寺位于门头沟区斋堂镇北部5公里的白铁山上。灵岳寺创建于唐贞观年间。辽代时重建,此时称“白贴山院”,到了金代改称“灵岳寺”,即为现名。灵岳寺的寺院处于白铁山主峰前灵岳寺的寺院处于白铁山主峰前的平台上,其朝向为南,在中轴线上有山门、天王殿和释迦佛殿。寺的南部山门两侧为钟鼓楼遗址。其中天王殿为悬山式建筑,建筑设计极为巧妙。在殿内供奉着四天王、韦陀及接引佛塑像。释迦佛殿,为单檐庑殿顶调大脊式建筑,面积达100余平方米。檐下双昂五踩斗拱,拱眼壁为彩绘佛像。殿内原供奉的是一佛二菩萨像,系柳木雕刻,高近4米,可惜佛像在1954年被拆毁。寺内现存至元三十年《重修灵岳寺记》碑以及清康熙二十二年《重修灵岳禅林碑记》。

3、崇化寺位于崇化庄,创建于辽代,元代至正四年重建,称清水禅寺,明宣德九年至正统二年(1434--1437),司设监太监吴亮重修,英宗朱祁镇赐名“崇化禅寺”。成化十六年,明宪宗朱见深敕谕碑立寺内,“官员军民诸色人等不许侮慢欺凌,一应山田园果林木,不许诸人搔扰作践,敢有不遵朕命,故意扰害,沮坏期教者,悉如法罪之不宥,故谕。”寺毁于清代,现存跨涧塔基一座,地堰垒砌很多石雕件,花纹具有元代风格,现存碑五块,其中一块为元代碑,另有摩崖石刻,记述明代买卖土地之情况。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4、白瀑寺位于北京门沟头区雁翅镇淤白村界内,北京人都说,先有寺庙后有北京城,当地人则坚信先有白瀑寺后有寺庙。白瀑寺是一座佛道并存的拥有900多年历史的辽代古寺。它始建于辽代乾统初年,现尚存门楼、正殿三间,此塔建于金皇统六年(1146年)。塔高10米,六角实心,下半部为密檐式,上半部为覆钵式。塔身三层密檐,密檐之上双层仰莲承托覆钵,该塔是一种密檐到覆钵式过渡的塔形,是国内少见的珍贵塔种、金代密檐式塔中的杰作。

5、仰山栖隐寺:建于金代。金章宗多次游幸此寺,并留有诗文。明代经太监王振重修。遗址内仅存的僧塔,塔为砖石结构,造型十分奇特,塔身呈腰鼓状,三层密檐,门头沟区这种造型的塔仅此一处,全国也仅有少数与之相似的塔,是研究异型古塔的重要实物。在佛教历史上曾经占有重要的位置。

6、双林寺位于清水镇上清水村西北二里,是百花山瑞云寺的下院。辽代称“清水院”,辽、金、元、明、清历经修缮。现存辽代“统和十年经幢”(区博物馆收藏)和元、明时期配殿各一座,均面阔一间,进深一间5米,悬山调大脊,砖雕鸱吻,板瓦合瓦,一斗二升斗拱,梁架使用叉手,是北京罕见的元代木结构建筑,对研究元代建筑有重要价值。

7、大悲岩观音寺:大悲岩观音寺位于斋堂镇沿河城向阳口村北山上。因寺庙建在石岩凹进处,而斜出的山崖又未将寺庙全部盖住而被当地人称为“盖不严小庙”。建于明代,建筑多已圮倾,有山门殿、正殿、东西配殿各三间;右侧墙上书有“门头沟区人民政府一九八一年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字样;寺内有明清时期碑刻两座,其中的“万古流芳”龟趺碑首有云纹雕刻装饰,另一通牌为“重建大悲观音寺碑记”,落款“祟祯岁次辛己孟夏建立”;正殿依山而建,墙体已部分倒塌墙上的壁画仍有部分留存,颜色艳丽功法自然,依稀看出画上观音的莲花宝坐与座下麒麟;寺后山崖处,有三眼泉水自石刻龙头流出,现已几近干涸。正殿西侧一小跨院,南面有正房三间;寺西有洞额题“群仙塘”;寺东有三合院落玉皇庙,正殿下有石室额题“创修斗阁朝云洞”大字是民国十七年手迹,正殿下有石室,内有三层石台原来应该供奉神佛,石台上有龙形壁画;上两层石阶内套耳室,墙上有手洞,应是放油灯处,石室上残留有正殿,三窟石龛上的仕女画像线条流畅,体态安娴。

8、宝峰寺位于门头沟区斋堂镇西斋堂北。该寺为始建于明代的寺庙,原有正殿、前殿、配殿等建筑,另有两院为寺僧的房舍,建于山前的台地上。寺旁还有明代建筑的砖塔三座。

9、万佛堂始建于辽代,明代1432年再次重修。并坐南朝北修建关公殿三间。庙宇被毁于文革中,从完整的墙体和几座殿宇遗址仍然清晰看出当时的精美工艺。

10、广慧寺座落于桑峪村北二里的山丘,座北朝南,大殿三间,正脊,硬山,吻兽残,筒瓦,双层、方椽、排山沟滴,前后出廊,石望板,门五抹,门窗皆为钭棂铭,殿内后山墙有壁画,六级踏步,大殿长90米,宽4米,西配殿三间,硬山清水脊,石板顶,前出廊,四扇门,门五抹,门窗为斜棂格和工字锦,东配殿长5米,宽05米,东配殿无存。院内有二株巨大的银杏树,极为茂盛,院外环绕围墙,山门前有影壁。


参考资料